《卯辰时分》剧本(16写作班孟琳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7/31

 

《卯辰时分》

              编剧/孟琳峰

根据欧·亨利《命运之路》改编
人物设置:
铁三:男主角,一个普通士兵。被强制征兵,因害怕战争而逃回家乡。
军官:男二,冷酷残忍,是某个阴谋集团的核心人物。
特务:男三,受命去刺杀军官。
小姐:女主角,宣称是男二的侄女,表面上因打赌输给舅舅,而要嫁给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实际上是阴谋集团的重要一员。
老婆:女二,男主角的妻子。见男主角当了逃兵,将他赶出家门。
妇人:女三,一个佝偻的妇人。
堂倌:负责接待客人,实则阴谋集团一员。
村A:爱说闲话的村人。
村B:另一个爱说闲话的村人。
 
 
 
 
序幕外景草地夜
【旁白】我曾经是一个逃兵。但我幻想过有个不一样的人生,我也尝试选择过不一样的路。可是,怎么说呢。我并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有改变,可能我生来如此吧。而且我似乎,被困在了那天。是什么时候来着?记不清了……好像是,某个卯辰时分。
 
一支火柴被点燃了,模模糊糊映出铁三的脸。火柴被用来引燃了一片枯叶。铁三把玩着手里的手枪,慢慢抚摸着枪身,举起枪往泥土地上敲了两下。接着手握枪柄作瞄准姿势,随意瞄了一下黑暗中的什么东西,就把手枪放下了。火柴和枯叶上的火焰也熄灭了,重新陷入黑暗。(与旁白同时进行)
 
片头出。
 
第一幕 外景 土房 前日
铁三身着军装,头发凌乱,脸上沾着些许尘土。他在小路上走着,脊背有些弯曲,神情慌张,四处张望。这时,路边的长草突然摇动了一下。铁三听到声响后惊慌地举起枪朝草丛指去,一步步向草丛走去,随后用枪拨开草丛,发现什么都没有。铁三叹了口气,背起枪离开了。
 
铁三走在路上,仍旧紧张。(镜头从各个角度拍摄铁三的路程,例如草丛里,身后,面前)
 
远处出现一个小房子,铁三的表情舒缓了许多,小跑着朝房子过去。老婆在小路上走着,见铁三跑过来,也慌慌张张地迎上去。
 
铁三 老婆!我回来啦!
老婆 你咋跑回来了,不打仗啦
铁三 打啥呀,打完了!敌人给我们打跑了,队里头特意放我回来的。不说这个,家里怎么没个人啊,都去哪啦
老婆 欸不是,我看你也不像刚打完仗的人啊。也没缺胳膊少腿的,还在那笑。你回来是不是该有个什么补贴?我听隔壁家老王都发了几袋粮回来。
铁三 你听谁说的,哪有粮啊,我自己在队里头都吃不饱。不是,我问你我爸去哪啦。
老婆 他去地里啦,没那么快回来。你老问他做什么,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啊?
铁三 关心你做什么,那么大个人了,自己还不懂得自己照顾自己。
老婆 欸?你什么态度,别人家男人打完仗回来一个个恨不得跟自己老婆腻死,你倒好,说的什么鬼话?你是不是逃回来的。
铁三 谁?谁?谁跟你逃回来的。老子命都差点丢咯
 
铁三边说边抓耳挠腮,目光不敢与老婆对视,眼珠子乱窜。老婆看着铁三不对劲,于是凑近了,压低声音讲话。
 
老婆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逃回来的。你说实话。
铁三 不……不是,我哪敢啊。
老婆 你不敢,你怕你爸打死你,你还问我他在哪……你,你不是逃兵。你肯定是逃回来的!我还不知道你这德性!你真是太给我丢人了!
铁三 你别吵!别那么大声!我不是逃兵,就算是了又怎样嘛。我……我回来还不是放不下家里,家里就你们几个种地,那也忙不过来啊。再说……
 
老婆给了铁三一巴掌。铁三捂着脸,慢慢把头又偏回老婆的眼前,神情震惊。
 
老婆 你这窝囊废!家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你知道逃兵是个什么东西,抓到了要枪毙的!我们这辈子还要不要指望了啊!
铁三 闭嘴!你懂什么!
 
说完铁三立马也给了老婆一巴掌,然后满脸狰狞地盯着她。老婆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铁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铁三转身跑开了。
 
第二幕 外景 草地 日
铁三 没一个是好东西。逃兵逃兵,一个个都希望老子死了才好,老子偏不死,老子要去城里。我还不信了,没一个地方容下的我。
 
铁三低着头念叨个不停。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妇人,佝偻着背,目视前方,缓慢地移动。在快与铁三碰面的瞬间,二人皆抬起头互相对视了一眼。铁三的目光跟随妇人移动了一段距离,遍回过头继续往前走了。这时,铁三发现了远处石头上坐着的军官,以及站立在他一侧的小姐。铁三弓下了身子,朝二人的方向眯了眯眼。
 
铁三 啧,这两个人看着不是一般人啊。特别是那个军官,万一给他知道我是逃回来的,指不定一枪崩了我。那个小姐倒挺漂亮……我如果去找他们的话,说不定能帮上点忙,在城里某个职位。嗯……不亏。
 
铁三整理了一下衣着,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随手抹了几把脸,清了清嗓子,便提起枪,有模有样地向军官跑去。等跑到了军官的面前,便向他们二人敬了个礼。
 
铁三 报告首长!我叫铁三,不小心跟连队走散了,所以自己一个人。见首长与这位女士坐在此地,满脸愁容,想必有所困扰。首长有什么吩咐,请指示!
军官 你是当地人?这是我侄女,我们遭到了敌人的伏击,流落到这,迷了路。你能带我们去城里的话,我就侄女嫁给你了。
铁三 欸?啊……噢,保证完成任务!这位小姐的事先放着不说,我这就带你们进城里。
 
军官稍稍点了个头,便起身准备离开。铁三与小姐目光碰撞在了一起,小姐冲着铁三笑了一笑,铁三立马把视线移开,跨步上前,为二人指路。三个人开始朝着铁三所指的方向行进。
 
铁三 请问小姐贵姓?见小姐的气质绝非凡俗子弟,若能与我……
军官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让你好好带路你就带路,嘁。
铁三 是!小姐路上多小心,别被石头硌着,我们这还有很多吸血的毒虫,要请小姐注意防范……
 
军官对铁三的搭讪报之以轻蔑的叹气,小姐从不回答问题,只是微微一笑来应付铁三。铁三堆着笑说个没完,还不时得看看军官的脸色。三个人的背影,在小路上渐行渐远。
 
 
第三幕 外景 巷子 日
三人来到巷子里一个旅店前。堂倌谄媚地迎了出来,见军官脸上的汗渍灰尘,连忙帮他擦去,军官挥了一下手,示意堂倌停下。接着,军官将小姐扶到身旁。
 
军官 最近生意怎么样?店里有没有地方给我们坐坐?
堂倌 您就放心吧,店里有的是房间,只管里边请。
军官 不要房间,能有个地方谈话就行,你先去布置一下。要安静,记住了。
(堂倌连连称是,退回了旅店里。军官指了指站着稍远的铁三,示意他过来)
铁三 首长,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军官 你跟我们进来,有话里面说。
铁三 是。
 
三人走进了旅店。
 
第四幕 内景 旅店 日
三人围绕着桌子坐下,军官与小姐坐一起,铁三独自坐在另一头,三人面对面。军官拍了小姐的肩膀,示意她坐到铁三旁边去。小姐来到铁三身边坐下,铁三咽了口口水。
军官 那个谁……呃,铁三是吧。我之前答应了你,你能安全把我们送到城里的话,我就让我侄女嫁给你。是这样没错吧?
铁三 是这样没错。但我以为那只是个玩笑。
军官 玩笑?……性质差不多,我老实告诉你吧,我说把侄女嫁给你,是因为她擅自逃婚。
铁三 逃婚?
(小姐默默将头低下)
军官 对。他逃婚,又被我抓住了。所以我决定,让她嫁给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作为惩罚。
铁三 这……那要是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他不愿意呢?
军官 不愿意……那只有两个选择,死,或者接受。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开始凝重)
军官 你就是第一个人。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
铁三 我愿意,我愿意。
(铁三这时看了看一旁的小姐,小姐也抬起头,二人目光对视了两三秒。小姐将头低下,铁三把头撇到了一边)
军官 嗯……好,那我们现在就举办婚礼
铁三 现在吗?
军官 对,现在。老陆!你过来!来给当我们公证人
(堂倌跑了过来,略微躬身站在军官和小姐铁三的中间)
军官我就不说什么祝福了,娶了这个小贱人算你倒霉。你们现在给我磕个头,事情就算结束了!
 
铁三起身,想拉着小姐一起站起来,但小姐扭动了一下身体,抗拒了铁三的拉拽。铁三拉扯了几次都没有把小姐拉起来
 
铁三 小姐,你就委屈一下吧。我们磕个头就算完事了,我会好好待你的。毕竟,我也不想死啊。
小姐 我不想向这个人磕头。
军官 你这不要脸的贱货!我不这样安排,哪个傻子愿意娶你?你以为你逃婚有个性,我们整个家给你当猴耍,快点给我磕头!今天你非嫁给他。
小姐 我不!
 
军官愤怒地站起身,将桌子锤得咚咚响,死盯着还是坐着的小姐。铁三看了看军官,又看了看小姐。小姐仍旧埋着头,没有与军官对视的打算。铁三咽了口水,拍了拍小姐的肩膀。
 
铁三 首长,我看这事就算了吧。既然小姐不想与我成亲,我们也不能强迫她。以小姐的条件,哪家男人都抢着要娶她,我怕是没这个福分了。而且说实话,我家里还有个老婆。
 
军官 你已经成亲了?那不起……
 
军官拔出手枪,对准铁三的脑袋。铁三慌忙上前扶住军官,额头顶到了枪口上,铁三仍旧堆出笑脸面对军官。
 
铁三 欸,首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家里有老婆可以再娶嘛,我这就回去休了她……
 
军官用力将枪口深深压陷进铁三的额头肉里,铁三吓得赶忙闭嘴。随着一声枪响,画面进入黑幕。
 
第五幕外景草地日
(画面由黑幕,瞬间切换到镜头)铁三站立在小路上,面容呆滞,嘴巴微微张开。
 
铁三 欸?怎么?……我不是被打死了么?这地方,不是我昨天……
 
佝偻的妇人从前面走来,她的视线与铁三的惊诧目光接触到了一起。二人互相盯着对方,直到妇人将头撇回去,铁三才不再看她。铁三接着往前走去,再一次看到了远处的军官和小姐。铁三弯着腰朝那个方向望了许久。
 
铁三 我刚刚是做了个梦吧……这梦也太真实了。我不能去找他们两个,万一这次真死了就完了。虽然再也不见不到那个小姐了,有点可惜。
 
铁三没有去与军官和小姐见面,而是选择走了另一条路,自己偷偷进城去了。而军官与小姐边擦汗边讲话,没有看到溜走的铁三。
 
小姐 我真要这样随便嫁人吗?
军官 你要是有其他办法找到替死鬼也行。
小姐 人家要问为什么把我嫁出去怎么办?
军官 你就说你逃婚了。这样是我惩罚你。
小姐 好,就这样。希望行动顺利。
军官 一定会的。
 
第六幕外景旅店门前日
铁三站在自己所居住的旅店门前,四处徘徊,低着脑袋,若有所思。紧接着,他便停下来,长叹一声,开始把玩身前的藤蔓。
 
铁三 这城里,也没想象中的好。倒是之前那场梦,总觉得有些玄机。特别是那小姐,什么时候能再见一面才好。
 
铁三离开了旅店的门前,走到小巷拐角处。见到小巷深处的小姐跌倒在地,正扶着自己的脚踝,神情痛苦。铁三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来赶忙冲过去,跑到小姐的身边。
 
铁三 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 没事,只是脚腕扭伤了。
铁三 什么叫没事,我扶你,你住哪?
(铁三说着便把小姐的胳膊往自己肩头上揽)
小姐 麻烦你了,我就住那边那个旅店里。
 
铁三沿着小姐所指的方向,扶着小姐慢慢地往那个旅店走过去。当快到旅店大门前的时候,堂倌慌慌张张跑出来迎接,从铁三手里扶过了小姐。
 
堂倌 唷,小姐伤得可不轻啊,咋这么不小心。
小姐 没事,扭了脚而已。
铁三 伙计,你照看好这位小姐,我要告辞了。
小姐 欸你先别走,你叫什么名字呀?
(铁三眯缝了一下眼睛,感觉到有些疑惑)
铁三 我……我叫铁三,小姐认识我吗?
小姐 真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但是没关系,你帮了我。等哪天我脚好了,我一定去找你,亲自答谢。你能告诉我你住哪么?
铁三 我,我就住那边拐角过去的那个旅店里。
小姐 好,再次感谢你。
 
堂倌扶走了小姐。铁三一直望着小姐离开时蹒跚的背影,直到她从铁三的视野里消失。铁三抿着嘴唇,轻微地笑了一下。
 
第七幕 内景 旅店内 日
军官坐在桌子前,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不停地轻敲桌面,发出了有节奏的声响。堂倌扶着小姐慢慢地朝军官的方向走来。军官瞥了一眼二人,笑了一声,停止了手上的敲击。
 
军官 别装啦,你那脚好得很。
小姐 怎么?也不心疼一下人家,还说这种话。
军官 少来,我要是不认识你,看到你那样可能还会说几句好话,就你那德行。
堂倌 行了说正事。
(小姐把手从堂倌肩头拿下来,自己走到一个凳子旁坐下,堂倌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堂倌 有消息说他们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明晚见面的地点暴露了。你不要去了,可能会有特务跟踪。
军官 一个特务有什么好怕的?
堂倌 什么人都可以出事,你不能出事。听到没有?
军官如果我不去,他们知道有诈,以后的事就难说了,你说怎么办?
小姐 我们不是在找替死鬼吗?
军官 你找到了?
小姐 算是吧,刚刚有个小伙子扶我回来。我看他八成对我有意思。
 
军官 我还没逼他跟你成亲,你就打什么主意?
小姐 没关系,我自己有办法。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赶紧转移,越快越好。
堂倌 这事你有把握吗?
小姐 八成把握有的。
堂倌 行,就这样。
 
堂倌走了,军官也站起身准备离开。他转过头与仍坐着的小姐对望一眼,二人都无声地笑了。
 
第八幕 外景 旅店 门前日
铁三正在店里翻看书籍。看到门外徘徊的堂倌,并且听到他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于是铁三放下书籍,从店里走了出去,迎向堂倌。
 
铁三 伙计,有事吗?
堂倌 那天那小姐让我把这些东西给你。
 
堂倌将手上的一套军服递给了铁三,军服上还放着一张小纸条。铁三仔细端详这些衣物,并且看到了纸条上的小字:你能来见我吗?穿上这件衣服。就在今晚,东边那栋居民楼的四层走廊尽头的房间。我希望你能来。
 
铁三 这军官的衣服,我还从没机会穿过。她还交待了什么吗?
堂倌 没有了。
铁三 多谢,你先回去吧。
 
堂倌离开了。铁三将衣服展开,用手举着上下打量。接着他便走回来旅店里,将换下的衣物扔到了地上,扣上了上衣的纽扣,穿上了军靴。铁三重新又走出了店门,将军帽带上,已然换好了整套的军服。铁三扶了扶头上的帽子,大步走出了旅店的外门。
 
 
第九幕内景居民楼走道夜
铁三从拐角处的楼梯旁出现。走道内空无一人,灯光昏黄。铁三缓缓迈了几步,眼睛往四处张望。从铁三背对着的走道尽头望去,整个走道只有铁三带些人气。铁三朝着与小姐约定的房间走去,脚步非常缓慢,走到一半时咽了咽口水。
 
铁三身后的拐角楼梯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铁三猛然回头,走道还是一样的空无一人。铁三回过头来继续往前走,人影再次出现,铁三觉得不对劲,还是回了头,但是仍然一个人没看见。当铁三准备转回头继续往前走时,他面前站着全身黑衣的特务。铁三被吓得倒退了一步,特务岿然不动。二人对视,都没有说话,铁三看不清特务墨镜下的表情。
 
特务 不是你。
铁三 什么?
特务 我要找的人不是你。
铁三 我不认识你啊。
特务 你被利用了。
(特务摸了摸腰间的手枪,铁三察觉了这个动作,于是他一下子跪了下来,仰头望着特务)
铁三 求你了,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房间里还有人在等我。
特务 没骨气的人,活着也没有意义。还有,那房间里没有人。
 
特务掏出手枪,铁三见状,一步跨上去,抓住特务的手,另一只手握拳向特务挥去,但特务身子一低,躲开了铁三的攻击,并且一拳击中了铁三的肚子。铁三痛苦地倒在了地上,特务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抬起手将枪口对准铁三。
 
第十幕 外景 草地 日
铁三站立在小路上,他没有动。妇人再次佝偻着走来,二人目光相对,当妇人靠近铁三的时候,铁三冲上去,抓住妇人的肩膀。
 
铁三 现在,现在是什么时候?
妇人 卯时……或者辰时?我不知道,你疯了?
 
铁三没有说话,松开了妇人,妇人跑开了,回头骂了句神经病。铁三看着远方,倒退了几步,转身跑了起来。
 
第十一幕外景土房前日
老婆坐在地上,下巴埋在双膝里。铁三一路小跑着过来,看到老婆便张开双臂,向老婆冲来。老婆站起身来,抵住铁三的拥抱,把他推开,满脸嫌弃。
 
老婆 你还有脸回来?你以为你说走就走,说回就回?
铁三 老婆,是我做得不好,我是逃兵,你打我吧,你骂我吧,我不想死了。
老婆 什么死不死的?你受什么刺激了?是不是子弹打进你脑子里了?什么毛病。等爸回来知道你当了逃兵,肯定打断你的腿。
铁三 打吧,打吧,无所谓,总比死好。
老婆 行了行了,快去换一套衣服,要臭死了。
 
老婆用力推了铁三一把,铁三笑嘻嘻地走向家里的老屋,把身上背着的步枪扔到了地上。老婆看了一眼步枪,一脚把它踢开。
 
第十二幕外景土房前日
铁三躺在地上,双手张开,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旁的老婆和两个村人正在聊天,二人对躺着的铁三指指点点。
 
A 你家男人怎么回事?当逃兵就算了,天天就这样躺着。
B 是啊,不像话。现在世道可乱了,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饿死了。
老婆 你们不要瞎说,关你们什么事?
不就说两句,你瞎激动什么。不说这,我听说最近城里有个军阀给杀了,还有他那女同伙,全死了。
你这不对,我听人说那死的是个替死鬼,什么军阀早跑了。我看可能往我们这躲了。
老婆 唉,这世道也太乱了。
(铁三从地上爬起来,向三人走去)
铁三 你们刚刚说什么?那女的死了?
老婆 有你什么事?该干嘛干嘛去。
铁三 闭嘴!我问你们那女的死了?
啊……是啊,死了。我也只是听说,她被那军阀给卖了,只是听说啊。你认识那女的?
 
铁三没有继续讲下去,向着远处的村口走去。
 
老婆 你又跑哪去!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A 算了算了,我看你男人啊,大概疯了吧。
 
第十三幕外景草地日
铁三在小路上乱转,用手挥打一旁的杂草,把脚边的石头踢飞。瞎折腾一番之后,铁三寻了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将头发乱抓一通,之后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发呆。军官朝铁三的方向跑过来,头发凌乱,衣冠不整,脸上还抹有血迹。
 
军官 老乡!老乡!帮个忙,我给你钱!
(铁三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抓住军官的衣领)
铁三 那女的呢?那女的去哪了?
军官 什么女的,你说哪个女的,你有病啊?
铁三 我他妈问你侄女去哪了?
军官 我他妈哪来的侄女,给我滚!我的人全死光了!
(军官挣脱开铁三的双手,拔出手枪,把枪抵住铁三的下巴,另一只手抓住铁三的衣领)
军官 你是不是找死?你是不是被派来拖延我的?你说话啊!
铁三 我不是啊……我……
军官 我看你就是活腻了。什么侄女,我就一个老婆都他妈死了!
 
军官松开铁三的衣领,铁三恍惚地低下了头。稍微停了一下,用力推了军官一把,马上掉头往回跑。军官看着跑开的铁三,举起了枪,瞄准铁三的身影。
 
军官懦夫。
 
第十四幕 外景 草地 日
铁三站在小路上。佝偻的妇人缓慢地走了过来,看了铁三一眼。铁三走上去,挡住了妇人的路。
 
铁三 老人家,现在大概是什么时候了?
妇人 呃,大概是卯时?……或者辰时?我不知道。
 
妇人走了。铁三一个人站在荒草丛生的道路中间,低着头。从他的身后看过去,显得很渺小。
 
【旁白】不管怎样选择,我逃不出命运。因为再怎么选择,我都是个懦夫。我老婆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有点遗憾的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位小姐的名字。
 
剧终。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