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诚》剧本(17师资3班韦妍鑫)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11/01

 

       编剧/韦妍鑫

 

人物:

江瑜:女主角,宋彦的妻子。为了与宋彦成婚,背离家庭,相携出奔。

宋彦:男主角,江瑜的丈夫。与江瑜成婚后,移情别恋,私下偷情。

宋筱筱:宋彦的幼妹,随江瑜夫妻两人来到新的地方生活,见证着江瑜和宋彦感情从萌芽到破裂的过程。

余雨晴:宋彦移情别恋的对象,江瑜与宋彦婚姻的第三者。江瑜和宋彦移居伊始的邻居。

余叔:余雨晴的父亲。

其它:宾客、朋友、同学、路人等。

江瑜与宋彦相识于微时,被热烈爱情冲昏头脑的江瑜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与宋彦结婚。得不到祝福的二人远走他乡,宋彦的妹妹宋筱筱也和他们一起离开了。正当二人生活逐渐安定之时,宋彦却移情别恋,爱上了余雨晴。

 

第一场

夜,江瑜家中,客厅中隐隐传来笑声和歌声,江瑜的卧房中却安静非常。江瑜,宋筱筱。

江瑜(靠在床榻上,神情飘渺,若有所思,手中拿着一本《美狄亚》,轻声念):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宋筱筱(卧在江瑜身边,听江瑜念诗,脸上露出荡漾单纯的微笑):多美的诗啊……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江瑜(眼神聚焦,露出恨意):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

 

闪回:

镜头1:一个炎炎夏日,还是学生的江瑜抱着书,走在树影斑驳的校道上。

一个篮球飞来,江瑜下意识后退一躲,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把飞来的篮球拍了出去。

宋彦(笑容阳光):同学,书可以坐下看,走路的时候可不是次次都能碰上我了.

江瑜与宋彦对视,眼神一时无法从宋彦脸上挪开。

镜头2:江瑜再次经过球场(相反方向),迟疑两步,忍不住向球场探寻宋彦的身影。

镜头3:江瑜坐在篮球场边的看台上,目光始终追随着宋彦。宋彦感受到江瑜地目光,停下来与她对视。

镜头四:夕阳西下,一个篮球咕噜噜滚到江瑜脚边,江瑜愣住,宋彦已跑到她面前。

宋彦(微微弯腰,直视江瑜):我猜,你每天来这里看球,一定不是因为打球的人技术很好吧?

江瑜(心思似乎被看破,脸红,微微羞怯,有躲闪):我……我……

宋彦(神情温柔!绝对要温柔!甜死人的温柔!):我每天来这里打球,也不是因为我很喜欢。

江瑜抬眼,欣喜,二人对视。

江瑜内心独白:就在那个夏天,就是那个夏天,我不独把你比作绚烂的盛夏……我去到哪里,只因为你在那里停留。

闪回:

江瑜与宋彦两情相悦、甜蜜非常。(一组体现二人恋爱的镜头:1.江瑜在图书馆借书,够不到高层的书本,宋彦从背后靠上来,伸手将江瑜要的书拿下来;2.逛校园牵小手3.江瑜在门外等待面试的宋彦,困倦到低头睡着,从面试室走出来的宋彦坐到江瑜身边,轻轻揽过江瑜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时光荏苒,江瑜和宋彦度过了甜蜜美好的恋爱时光。

 

第二场:

(画外音:“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江瑜喃喃的念诵声)

天气萧瑟,宋彦约江瑜来到一个圆形广场上(镜头效果:以江瑜和宋彦韦中心,四周景物模糊)。

江瑜(笑容甜蜜,跑向宋彦):宋彦,今天咱们是要干嘛呀?

宋彦(握住江瑜的手,笑):今天,我们要共同决定一件很重要的事。

江瑜(不解):什么事?

宋彦(转身,踱步):你知道的,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想到外面去工作,外面的机会更广,也能为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江瑜:等等……我明白你要毕业了,可……我们……你在说什么呀?

宋彦(再转身,坚决):你愿意和我一起吗,我是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不只是现在,以后的每一天,你愿意和我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个日子吗?无论风霜雨雪、无论饥寒富贵……

 

闪回:

江瑜卧房内,“无论风霜雨露,无论饥寒富贵,我们都将彼此相携、共度余生,绝不背离彼此,直至死亡将我们带走,也发誓始终不离不弃……”(江瑜的喃喃声和回忆中宋彦的承诺声重叠)

宋筱筱(从床上撑起身子,疑惑):江瑜,你在说什么呀?

江瑜(眼中有泪光):你知道吗,这是你哥哥向我求婚那一天许下的誓言。

 

宋彦:江瑜,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吗?

江瑜抬头注视着宋彦。

江瑜回过神来,宋彦拉拉她的手,再次问:愿意吗,江瑜,你愿意吗?

江瑜(迟疑,最终坚定,回握宋彦的手):我愿意!

 

闪回:

宋筱筱:你这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了吧~谁不知道,你和我哥哥是蜜里调油的恩爱夫妻呢?

 

第三场:

江瑜的读书声和回忆突然被打断,房门“砰”地一声被撞开。宋彦着急地跑进来。

宋彦(着急):江瑜,快!快去看看!雨晴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肚子疼得不行!

江瑜(轻蔑地笑);她肚子疼,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又着什么急?

宋彦(愣):我?你?(一顿)客人在咱们家身体不舒服,当然要你这个女主人去看看啊?江瑜(深深地看着宋彦)内心独白:我们彼此付出了这么好的青春,你已经习惯了生活中不能没有我,甚至……你的情人有所病痛,你也……

江瑜(眼神转变,哀怨,不甘,把手中的书用力一扔):走,那就去看看。

江瑜在前,宋彦和宋筱筱跟上。

 

第四场:(改为余叔父女来家中做客,现为吃完饭后)

厅堂,饭桌前,江瑜,宋彦,余雨晴,余叔,宋筱筱。余雨晴捂着肚子,发出痛苦而细微的呻吟。

余叔(扶着余雨晴,焦急):雨晴,雨晴你忍一忍,爸爸马上带你去医院!

江瑜(站在父女二人面前,语气冷漠坚硬):不用了。(江瑜内心独白:去了也活不成了)

余叔:这……她这是……

江瑜:可能是今晚我准备的食材不对,让她肠胃受折磨了。没关系,吃一点药,马上就不疼了。(挑眉或其他表现恨意的动作)

宋彦(上前,质问语气):江瑜,你是怎么回事,连一桌饭菜都准备不好?!

江瑜扫一眼宋彦,对捂着肚子的余雨晴:别紧张,你还能坚持一会儿。

 

众人都有些诧异,江瑜自顾自在餐桌前坐下,拿起宋彦的餐具夹了一点菜。

江瑜:说到我怎么了,真的很抱歉,最近,我的状态的确不是很好。

众人面面相觑。

江瑜:我已经说了,不要紧张,你们大家都坐啊,她马上就会不疼了。

众人不明就里地入座,喝茶,慢条斯理:你们都知道吧,我,从大学毕业,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起,就跟着宋彦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噢,还有你,可爱的筱筱。(揽过宋筱筱,宋筱筱喝茶)

江瑜(神情轻蔑、狂态微显):我们一无所有,只有年轻。我何曾不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我何尝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我何尝不想父母、想故乡……可是(停顿,咬牙),我更相信爱情,相信你,宋彦!

宋彦(拉江瑜):是是是,我知道,我们等一下再说,好吗?

江瑜(甩开宋彦的手):不!我不等!再等下去,痛苦的人就会是我!

 

江瑜(收敛神情,抽纸巾擦擦嘴,吸气):余叔,很高兴你到我们家做客

余叔:我们是邻居。

江瑜:是的,我们是邻居。我的好邻居,你知道吗,我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被偷了,为了这个东西,我茶饭不思、日夜不寐,所以,才会做错了菜,让你的女儿受了苦。

余叔/余雨晴(感到肚子没那么疼了,也参与到话题中):是什么东西不见了?

宋彦和宋筱筱一同投来疑惑的目光。

 

江瑜(凄惨一笑):有一天,我做了一场梦,我梦见,有一个女孩子,因为一颗飞来的篮球而对她的爱人一见倾心。她坠入爱河、不能自拔,以至于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意见,和这个男人去往远方打拼。

 

闪回:

江瑜和宋彦在新家门口,余雨晴打开自己家的大门,和宋彦不经意对视。余雨晴和江瑜一家打招呼,倚在门口看着这一对夫妻。

 

宋彦和余雨晴勾搭成奸(一组镜头简短交代:二人在绿树掩映的公园里并肩而坐,宋彦拉着余雨晴的手一同游玩……)

 

江瑜(镜头带回,继续):后来,这个女孩子和她丈夫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没错,就是我们在的这里。这个女孩子真可怜啊,她一心一意托付的丈夫,却这么轻易地在眉来眼去间爱上了他们的新邻居!(咬牙切齿,愤恨)

宋彦(江瑜):江瑜!

江瑜:(身体前倾,对余叔):而且,你知道吗!她丈夫爱上的女孩子,还和自己的爸爸住在一起呢?

余叔(似乎有所觉察):这……这……

江瑜:瞧,多么诡怪的梦。我真不知道该心疼谁。一个男人同家里的人住得烦恼了,可以到外面去散散心,不是找朋友,就是找玩耍的人;可是我们女人就只能靠着一个人。那个成了别人情妇的小女孩,她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一个背叛妻子的伪君子吗?她的父亲,又知道这邻里通奸的丑事吗?

宋彦:江瑜!你病了!

 

江瑜(终于看着宋彦):没错!我是病了,我病得死去活来!我病得撕心裂肺!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敢吗,你敢说吗?那个梦之后,我醒来就发现自己的丈夫被偷了,我的丈夫背叛了我!

余雨晴(崩溃):你闭嘴!

余叔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江瑜得意一笑:余叔,现在我就让你这个可怜的父亲知道事实,看看吧看看你甘为人情妇的女儿吧!

余雨晴的肚子又痛起来,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痛。江瑜转向余雨晴:别怕,小姑娘,想想我连离家万里的痛苦都能忍受,你又何况死亡?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宋彦:江瑜,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

江瑜;江瑜!江瑜!江瑜!你只会这样叫!从前那个温柔忠诚的你到哪里去了?是不是都给她了(指向余雨晴)!而我,我要叫所有人都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而你又回报了我几分!

宋彦(面露愧色):你都知道了……

江瑜:是的,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为什么总是把我支使去接送妹妹,你为什么跟我说你在工作却遮遮掩掩,你为什么……要让我的衣服沾上那根不一样颜色的头发……

宋筱筱:一根头发?

江瑜(凄凉):是啊,就算我是这个城市的新住客,我和我丈夫的恩爱还是远近闻名。我以为我嫁给了爱情,可是,一根不同颜色、绝对不是来自我们家的头发,却让我忍不住去怀疑、忍不住去猜测!

 

余雨晴疼痛加剧,滚到了地上:爸爸,爸爸……救救我……

余叔急忙去扶,宋彦也想上前,看到江瑜哀怨的眼神,犹豫,脚下忽然一软。

宋彦:江瑜,我……我这是……你到底做了什么?

江瑜(流下两行眼泪,苦笑):你当然知道了,被抛弃和背叛的女人,还能做什么呢?

宋彦(发出土拔鼠哀嚎,更多的是对自己命不久矣的绝望):啊!!!(也捂住肚子,痛苦):江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江瑜:你也不再是曾经为我拦下一个篮球的少年了,你不过是一个庸常的男人,你不爱我,也不爱她,你喜欢的只是不断寻觅到手的新鲜猎物。

宋彦: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叫何况怕死?你知不知道这是要进监狱的?你不要命了?(宋彦有些失去理智,说出来的话都是下意识却毫无意义的)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见识这么多的好东西?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拥有这样被称赞羡慕的好家庭?你为什么……(因疼痛停顿)江瑜,你疯了……

 

闪回:

江瑜正在厨房做菜,客厅宋彦和余雨晴父女相谈甚欢,江瑜回头看他们,再回头,捏紧手中的毒药,泪流不知。

(短镜头呈现江瑜脑内活动:宋彦为自己挡下篮球、宋彦向自己求婚、宋彦给与余雨晴戴上项链礼物)

江瑜要下毒的手又收回来,窗外万家灯火,她想起自己远方的家人(泪眼朦胧,痛心),浑身颤抖。

 

江瑜(绝望,流泪):上天,为什么只给一种可靠的标记,让凡人来识别金子的真伪,却不在那肉体上打上烙印,来辨别人类的善恶?

 

第五场:

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宋筱筱突然崩溃痛哭。跌坐在地上。

宋彦(手忙脚乱想爬过去):筱筱,你、你也……

宋筱筱(摇头):不,我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我的哥哥是这样薄情可恶的人。

江瑜:他是他,你是你。不必为了她的丑恶而羞愧。

宋筱筱:你去吧,你们都去吧,我一个人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我自己上学、自己吃饭,我不要嫁人,我不要男人,不要背叛!不要痛苦!

江瑜看着这个纯真的小妹妹,她无数次倚靠在自己身边,听自己念着一首又一首诗、讲述一个又一个故事,心中感到些许酸楚和不忍。

江瑜:不,筱筱,你听我……

 

江瑜的声音被打断,楼下的马路上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争执声。江瑜往窗外看去,是一对恋人在闹分手。

女生(执意):我们真的不合适,不合适就要分开!

男生(不舍,不甘,拉住女生):不,你走了我要怎么继续生活。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地方……

女生: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只有完全自由的人,选择的才会是完全平等的爱情。为什么一定要依靠着另一个人才能活下去,而不是互相成全、彼此美满,发现了不合适就及时停止呢?

男生(怔愣):你、你是个女孩子啊?

女生(轻轻一笑):是个女孩子又怎样呢,你是不是想说,我是女孩子,所以我的青春只有那么多年,和谁度过就要和谁绑定呢?(手覆在男生的手上)青春短暂,爱人很美,可我一辈子的开心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啊!

就在江瑜看着他们的同时,宋彦悄悄拔出了一个电话。

 

江瑜(恍然,喃喃):可是……可是……(她脑海中浮现出只和她自己有关的种种,她的朋友、她的工作、她做得出色而得到众人赞美的艺术品……)可是,始终陪着我的人……只有我自己啊……

江瑜不再看窗下,反手抚过宋筱筱的脸庞,拂去她的泪水:别伤心,筱筱。婚姻并不是一个人人生的全部,幸与不幸,都不必寄托全部的希望。

宋筱筱闻言,为江瑜前后判若两人的情绪起伏而惊讶。

江瑜:男人,女人,都不过是一具躯壳、一个个普通的个体。为社么就规定了只有一半必须是另一半的归属和依靠呢。你的哥哥,他的女儿,忠诚与否,都只是他们的问题,不是婚姻的问题。这段婚姻不好,我何必泥足深陷。

 

宋彦:别说这些屁话了……你要毒死我们,可是,我刚刚叫了急救,我不会死……我要等着看你付出代价!

江瑜:不,现在我不想你死了。曾经你是我全部的依靠和希望,但现在,最大的希望是我自己。我学会聪明、擦亮眼睛,才能遇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丈夫!

江瑜(转身对余雨晴父女,余雨晴正在嘤嘤哭泣):至于你们,就好好接受这份礼物吧。我不要那种痛苦的快乐生活,也不要那种刺伤人的幸福。

 

楼下响起警笛声,江瑜(从容,对宋彦):我走了,你们好好享受这痛苦吧,死亡怎么能惩罚你呢,惩罚你的应该是你的狂妄和不忠。

宋彦(瞪大眼睛):我……我不会死了?

宋筱筱在一旁,为自己哥哥的言行哧笑出声。

 

江瑜没有回答,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大门。(江瑜内心独白:梦醒了,彻底醒了。或许在这之前,我的人生就像美狄亚一样可叹可怜,可从我放弃复仇、放弃伤害这一刻起,我谁也不是,我只是我自己。)

宋筱筱在江瑜和宋彦之间反复回头,最终拔步追上了江瑜。(镜头效果:宋筱筱追向江瑜,宋彦悔恨不堪,余叔气急败坏,余雨晴羞愧难当,终)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