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老头》剧本(17师资1班庞思瑜、罗凌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12/05

 
 
 
 

 编剧/ 庞思瑜 罗凌云

 

改编自巴尔扎克《高老头》

   

【人物设置】

伏盖太太〔生性吝啬、鄙陋,起初对高里奥有好感,后来想报复他〕——公寓主人

欧也纳〔因家境清寒而不得不用功,善于观察,在交际场中无孔不入〕——大学生

高老头〔悲剧色彩浓烈,临死前悟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面粉商人

鲍赛昂夫人〔高傲自大〕——欧也纳表姐兼人生导师

伏脱冷〔目光敏锐,凶残、狡猾,他向欧也纳吐露了资产阶级的利己主义原则,给欧也纳指明了金钱才是一切的道理。〕——苦役犯兼欧也纳人生导师

纽沁根夫人(但斐纳)〔虚伪势利,婚姻里没有爱情,为了金钱和地位,是放放荡荡的女子。被花花公子抛弃后急需情感安慰,欧也纳俊美风流,是鲍赛昂夫人的表弟,可以帮助她进入上流社会。〕——高里奥二女儿

群众演员〔见钱眼开,浅薄冷漠,在说风凉话中寻求生活乐趣。〕——房客、仆人、贵妇

序幕:黑幕

旁白:在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亲情、爱情、邻里情?它们在社会的熔炉里一点点消逝。唯有金钱,使每个人的心灵得到满足。在金钱至上理念的左右下,他们沦为其奴隶,每个人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走上违背道德原则的道路……

(旁白用时可删减)

【第一幕】傍晚 客厅(伏盖太太、高老头、房客们)

〔旁白〕我们大家不都是喜欢贬低别人或者别人所做的事,来抬高自己或者自己的力量吗?所以在这房客中,总有一个受人欺负,给人瞧不起,被人当成笑料的可怜人。而他就是那个可怜之人。

大家聚在客厅里,高老头落魄地开门走进来,看到高老头手拿着面包回来

房客A(从门外跑进来,扬着手,八卦的语气):大家,大家,听说了吗!最近几天早上都有漂亮女郎来找高老头,怕不是情妇哟!

伏盖太太(坐在沙发上,高贵姿态,调侃道):哎哟!高老头,她的确很漂亮!

高老头(得意):那是我的女儿。

伏盖太太(尖酸刻薄):你难道有三十六个女儿吗?

高老头(很客气):我只有两个。

伏盖太太(冷嘲热讽):啊,喂!那她们现在怎么不来看你了?你那些女儿?

高老头(低头):她们有时会来的。

于是,高老头默默地离开了座位,而房客依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然后高老头在楼上过道遇到了欧也纳。

【第二幕】过道(欧也纳、高老头)

〔旁白〕最美的天性,最善良的灵魂都无法抵抗父爱的侵袭。

高老头手拿着面包,垂头丧气地走上楼。在过道上看到了欧也纳。欧也纳意气风发地走来,富有年轻人的朝气,与高老头的失落形成对比。

欧也纳:嘿!老先生!一整天没看见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高老头(黯然抬起头):小伙子,今天真是我无比难过的一天。我今天到大女儿家吃饭了。

欧也纳:噢!你之前说过两个星期就会到女儿家吃一次饭。

高老头:没错,可现在已经变成了每个月一次。今天我到大女儿家时,他们正在吃饭,刚进去时仆人都把我当乞丐。女儿显然被我的出现吓到了,在丈夫没看到前,急匆匆给了几片面包打发我走了。你知道吗?我好久没见她们了,好想和她们一起聊聊天……(说着声音略微颤抖,头慢慢低下去)

欧也纳:(神色逐渐凝重,拍着高里奥的肩)老先生,您不用难过。您有两个女儿,小女儿应该不会这样对待您的。

高老头:我知道小女儿对我是比较好的,只是因为丈夫的缘故,她不能经常来找我,小时候她很依赖我,她是个懂事的孩子……

(拍肩,切面包景,渐渐虚化……)

【第三幕】早上 鲍赛昂夫人家(欧也纳、鲍赛昂夫人、仆人)

〔旁白〕这是年轻人的通病,却使得青春生活美好而感情丰富,他们不考虑前途的障碍和风险,只看到胜利和光明;全凭自己的想象,使生活富有诗意,等到计划落空,他们又灰心丧气,但还生活在漫无节制的欲望之中。

欧也纳收到母亲的来信要去拜访远方表姐——鲍赛昂夫人,来时鞋子沾上污泥,于是他擦亮鞋子,刷净裤腿。

〔独白〕欧也纳看到鲍赛昂夫人家的华丽装潢(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钱币):如果我有了钱,我就可以坐车出来,自由自在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欧也纳走进大厅的时候,受到仆人的冷眼相待。

仆人(不屑):先生,夫人很忙,如果你愿意等就在门外等着吧!

不久,仆人就领欧也纳进门,去到精致绝伦、高雅别致的小客厅,顿时看呆。

鲍赛昂夫人瞟了一眼他的衣着。

鲍赛昂夫人(敷衍):很高兴见到你,你来找谁呢?

欧也纳(回过神):您好!亲爱的表姐,母亲嘱托我来拜访您,请您照料一下我。

鲍赛昂夫人(放下杯子,站起来,提醒他说话要有分寸):无理的年轻人,请叫我鲍赛昂夫人!

欧也纳(低着头):请原谅我的冒昧,我仰仗您的大力庇护,所以只要沾亲带故,总是不肯错失良机。

欧也纳:如果您了解我家的处境,您就会帮我解决困难了。

鲍赛昂夫人:那好,你需要我帮什么?

这时,纽沁根夫人进来。

鲍赛昂夫人:噢!亲爱的,你来啦!

(两人拥抱)

欧也纳从纽沁根夫人进来时,一直盯着看。

纽沁根夫人: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就来找你了,这位帅气的小伙子是谁?

鲍赛昂夫人:他?是我远房的表弟。(听了这句话,纽沁根上下打量了欧也纳,心里若有所思。)欧也纳,你看看这位纽沁根夫人多么美丽啊!

欧也纳(害羞地点点头):确实,这位夫人很讨人喜欢。

纽沁根夫人:既然你有客人,我就先走了,待会再来找你。

纽沁根夫人走后,鲍赛昂夫人看出了欧也纳对纽沁根的喜欢,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鲍赛昂夫人(高贵的姿态):你要出头露面,我可以帮你。下个星期我要办舞会,你可以认识各种名流。但是我要告诉你,在巴黎,你要是没有一个女人的关切,就会一事无成。因为她们可以引导你进入上流社会,认识各种各样的名爵,就像你刚刚看到的纽沁根夫人一样,她可以做你的引路人,只有她看中了你,别的女人才会疯狂地追求你。

欧也纳笑了笑,离开了客厅。

切两位夫人交谈的景

纽沁根夫人(不屑):你表弟穿得破破烂烂的,不过样子还挺俊的,好好打扮起来不知道吸引多少贵妇。(说着轻佻一笑)

鲍赛昂夫人:莫非你看上了他?纽沁根夫人?(仿佛被看穿了心思一样,纽沁根夫人和鲍赛昂夫人对视一笑)

【第四幕】夜 咖啡馆 (欧也纳)

〔旁白〕他看清了世界的本来面目,看出了道德对有钱人无可奈何。财富才是世界的最高裁判。

〔旁白〕晚上,欧也纳仔细想想鲍赛昂夫人的话,于是拿了笔和纸给母亲和两个妹妹写信。(切写信的镜头)

 写完信后,他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心跳得厉害(抓头?)又觉得很惭愧(叹气)

〔独白〕欧也纳:母亲和妹妹为了自己心甘情愿做出牺牲,只不过为我搭个梯子,可以进入纽沁根夫人的府邸而已。

【第五幕】下午 咖啡馆(欧也纳、伏脱冷)

〔旁白〕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并不比厨房更干净,却一样有异味。如果你要炒菜,就不能怕弄脏了手,只要能洗干净就行了,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

欧也纳收到了两封信,看到熟悉的笔记他很高兴,但想起家庭的困境又担心得直打哆嗦。(看信、放下手中的信,抓神态)

欧也纳:母亲变卖她的珠宝,姑妈也卖掉了贵重东西,她们都为我付出了太多了。

过了一会儿,他猛地站起来,拍了拍桌子。

欧也纳:不论怎样我都要跻身上流社会,才能报答他们。这样每一笔钱才用得有价值!

一个下午,欧也纳手拿装着钱的信封,坐在咖啡馆的桌子上,若有所思,这时伏脱冷走近。

伏脱冷(拿着酒杯走近欧也纳,摘下墨镜坐下,姿态老成):小伙子,我注意你很久了。我要和你谈谈。我敢说了解你,我可以向你证明。

欧也纳(难以置信地看向伏脱冷):这话怎么说?

伏脱冷(摇酒杯、拍近景):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我也相信一些东西,相信女人的爱情,我看出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不是服从就是反抗。你那天从鲍赛昂夫人家回来时,我清清楚楚地看出你额头上只有两个字“高攀”,无论如何都要高攀。其实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残酷,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

欧也纳(迫不及待):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伏脱冷:几乎什么都不用你做。我看你在交际场中无孔不入,只要征服几个可以做你后台的巴黎女人就可以了。

欧也纳:我要到哪里去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伏脱冷:人就在你的眼前,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

欧也纳(被看透心思,有点恼羞成怒地摆手):不要说了,先生,我不想听下去了。

伏脱冷:随你的便吧,年轻人,我还以为你不怎么软弱呢!(说完伏脱冷就离开了,只留下欧也纳一个人。)欧也纳:(自言自语)好一个死心眼儿的家伙!鲍赛昂夫人文文雅雅对我说的,他赤裸裸的说了出来。我要接近纽沁根夫人?我刚转好念头,他就看透了我的意图。

他坐下来,沉浸在心烦意乱的思考中。(远景)

【第六幕】夜 舞会(欧也纳、纽沁根夫人、伏脱冷、贵妇)

〔旁白〕不管你是谁,爱神都是你的老师,现在是,过去是,将来应该还是。

欧也纳想到通过这次舞会就能在上流社会穿梭,得到猎物——纽沁根夫人,不由得暗中自喜。

(舞会上,切一幕电影中舞会场景)

走廊上,纽沁根和两个艳丽的贵妇与风流倜傥的欧也纳打了个照面。纽沁根夫人脸上泛起了笑容,略微有点骄傲的神态。身边两个贵妇称赞道。

贵妇一:那是哪家小伙子,长得可真英俊!

贵妇二:他朝我们走来了,他是在看我们吗?亲爱的,帮我看看我的妆怎么样?(拿着化妆品补补妆)

欧也纳:(径直走向纽沁根夫人)纽沁根夫人,您今晚可真漂亮。我是否有荣幸请夫人一同聊聊?(两个贵妇向他们投去惊讶甚至嫉妒的眼光)

伏脱冷手持红酒杯走过,示意欧也纳(把酒一饮而尽,离开。)

圆桌(二人面对面坐着,灯光微弱)

纽沁根夫人:先生,您与上次见面差别很大呢!

欧也纳:哈哈夫人见笑了。第一次见到夫人,我就被您深深吸引了,我上次的模样哪有资格站在美若天仙的夫人旁边呢?

纽沁根夫人:你嘴可真甜。看来将要有不少女人沉溺在你这个蜜罐里了!(害羞浅笑)

欧也纳:我实话实说罢了。自从第一次看到你,我便像触电似的被你吸引住了。你美丽的红唇、洁白的皮色、温柔的眼睛,都叫我没法子不思念……

纽沁根夫人:欧也纳,你别说了。我是有丈夫的……(拍手的近景)

欧也纳:夫人,我不在乎(说着握着纽沁根夫人的手)我对你说的句句都是真心话,您就让我把这些思念一吐为快吧(纽沁根并未挣脱开欧也纳的手)

纽沁根夫人:女人们都喜欢絮絮叨叨的甜言蜜语,欧也纳,你的话真的让人无法抗拒……(眼神暧昧)

纽沁根夫人脸上泛起的笑容似乎在鼓励着他继续说下去,欧也纳暗自窃喜,两人的脸慢慢靠近,说了一大堆话(切远景)

旁白:回家后,欧也纳暗喜,舞会上纽沁根夫人的表现,明显流露出对他的动心。想着离进入上流社会又进了一步,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七幕】早晨 客厅(欧也纳、高老头)

人逢喜事精神爽,早起的欧也纳正打算出门去,在客厅里被高老头叫住。

高老头:欧也纳,我口袋里一个子都没有了。我必须去找小女儿要点钱才能支付伏盖太太的房租了,你今天有空陪我一起去吗?

欧也纳(爽快地):可以啊!老先生,我还没有见过您的女儿呢!

高老头:你和我一同前去吧!我美丽的女儿必让你不虚此行。

【第八幕】中午 小区门外(欧也纳、高老头、纽沁根夫人、仆人)

高老头和欧也纳到达小女儿家,此时纽沁根夫人正打算出门。高老头远远叫住她,此时欧也纳看着这个背影似曾相识。跟着高老头快速走近。

高老头:(看到女儿,欣喜)但斐纳,我的女儿!你要去哪啊?

纽沁根夫人:(惊讶)啊?父亲,没有事先和我商量,你怎么突然来了。还……带着他!欧也纳先生?

欧也纳:(猛然觉悟,看着高老头)老先生,原来纽沁根夫人是您的女儿?

高老头:没错。她就是我美丽的但斐纳。(看向小女儿)你认识欧也纳先生吗?他和我住在同一层楼上,是个善良的家伙!

听罢,纽沁根夫人心想:父亲住的楼房,脏兮兮,像贫民窟一般,看来鲍赛昂夫人也没有想象中器重这个家伙嘛!

纽沁根夫人(冷冷地答道):我和这位先生,欧也纳?也不是很熟悉。一面之缘罢了。

纽沁根夫人态度的转换,仿佛把昨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欧也纳面露不悦,直盯着纽沁根夫人。

(仆人催促,夫人快点,车已经为您备好了)

纽沁根夫人:父亲,你来找我干什么?赶紧说正事吧,我正要出门!

高老头:我身上的钱都给完你们了,你姐姐现在不愿意接济我,连几分钟见面的时间也不愿意给我了。但裴纳,我口袋里一个子都没了,你可不可以…

(话还没说完,被打断)

纽沁根夫人:噢!父亲!这我也无能为力呢。姐姐可是伯爵夫人,比我富得多呢!再说,你的钱指不定都给了姐姐,我拿的可没她多!你应该去找她。

高老头:不,但斐纳,我对你们一直都是一视同仁的,甚至我更疼爱你啊!

欧也纳:(听到纽沁根夫人的话,一时有点气不过)纽沁根夫人,老先生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来寻求您的帮助。作为女儿,你这样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纽沁根夫人:(变脸)呵!欧也纳先生,之前把你当鲍赛昂夫人的表弟,才给你几分面子。你有什么资格来批评我,你这个穷小子!

欧也纳(顿时拳头紧攥)

高老头拉着纽沁根夫人,解释祈求,纽沁根夫人口口声声说不能耽误了到将军家的作客,没空和他们瞎折腾。甩开高老头,径直离开上了车,留下高傲的背影,和两个落魄的目送者(拍高老头和欧也纳此时脸上的神情)。

旁白:高老头回家后,细想了到两个女儿家都被拒之门外的场景,生活的拮据与内心的伤感,终于使他积郁成疾,连续几天卧床不起,而欧也纳在目睹了纽沁根夫人对高老头的冷酷后,也陷入了沉思。

【第九幕】晚上 客厅(欧也纳、高老头、伏盖太太、房客)

高老头接连在床上躺了几天,脸渐渐变得没有血色。一天晚上,在下楼时,他听到房客在讨论女儿们正参加各种舞会,穿梭于各种交际场合。看看落魄的自己,他气得中风倒地,在客厅的大家看到都围了过去。

欧也纳(把他扶到沙发,握着高老头的手)老先生,你怎么了

高老头:我怕是活不久了。我的女儿们在参加各种舞会,出入于各种上流社会的场合,她们脸上的笑容该是多么灿烂啊,可惜我看不到啊……

欧也纳:老先生,您放心。我这就去把你的女儿们找来,你生着重病,我祈求她们过来看你吧!

拉住欧也纳:不必了,没用的。我就像一个柠檬,身上的水分都被榨干了,现在一无所有。她们也没有过来的理由了……

欧也纳(音调高):你都病成这样啦!她们怎么如此狠心!

高老头(说话同时切高老头在病床上的情景):这几天我躺在床上想清楚了,只有我像之前那样,大把大把地给她们钱,她们才会像贵宾一样接待我、亲近我。现在她们都离我远远的,羞于承认我这个落魄的父亲。如果还有机会抉择,我会把钱留着,至少还能多见她们几次……(高老头断气,切手滑落的近景。)

房客一:噢!高老头真是个伟大的父亲,他只想着他的女儿!

房客二:这有什么用呢?临死前他的女儿也没出现。他太蠢了,把钱都给完了,鬼还靠近他!

欧也纳(受不住了):先生,老先生!我对不起你,没有能力帮助你……(悲痛地趴下……)

一阵冷嘲热讽中,伏盖太太冲进来

伏盖太太(推开房客,身子前倾,后退几步大叫):天哪!怎么死在我的公寓里哟!

众人冷漠,捂鼻,窃窃私语。

【第十幕】夜 天台 灯火(欧也纳)

旁白:目睹了高老头的惨死,想想他的女儿们正兴高采烈地穿梭于各种交际场合。欧也纳心想道:美好的灵魂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待久的。真是,伟大的感情怎么能跟一个猥琐、狭小、浅薄的社会融为一体呢?高老头死去之日,也是欧也纳的青年时代结束之时。

(取黑夜的景)

欧也纳(彻底觉悟了一般):(一个人站在天台上,他眺望远处亮起的灯火,伸出手,对着光的方向)金钱,才是社会的主宰,唯利是图才是社会的道德准则。所有的一切通通是虚假的,只有金钱才是最真实可靠的。就让我来和这个卑鄙的社会拼一拼吧!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