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路》编剧报告(16写作班孟琳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7/21

此次外国文学的微电影改编,我们小组抽中了自选题目,听起来似乎是个好消息,但对于名著的选择就成了问题。大多数外国文学名著为长篇小说,剧情的篇幅以及时代的跨度对于改编成半个小时左右的微电影来说,是相当困难的,因此在初选作品的时候,我作为编剧,把篇目重点放在短篇小说的研究上。提到短篇小说与外国文学名著,四大短篇小说家便很轻易地进入了我的视野,而其中情节波澜又不乏思想性的,当属美国作家欧.亨利的作品。

欧.亨利的小说作品有一个极其鲜明的特征,“欧.亨利式的结尾”,他的小说在结尾总是出人意料,剧情反转,这样的一个结构改编成微电影是有相当优势的。然而欧.亨利的代表作《麦琪的礼物》、《警察与赞美诗》等都过于短小,他精巧的结尾安排若转移到微电影中,会显得相对单薄,因此那些总所周知的短篇经典也被排除在外。《命运之路》是欧.亨利小说里比较特别的一个作品,他没有令人出乎意料的结局设定,而是通过讲述同一个主人公、三个不同选择所产生的不同故事来表达一些思想内涵,这三个不同的选择最后的结局都相同,就是死亡,而死亡的原因都离不开主人公自身所带有的理想色彩。

这样的一个故事结构若不进行更改而照搬,会使得三个故事各自独立,让观众云里雾里,所以我把三个故事连接了起来,用像是轮回、重生这样的方法来把三种选择串在了一起,同时主人公对于前一次的选择仍具有记忆,这就凸显了个人特质对命运的影响这个关键点了。一个人即使知道自己犯过错,并且对其进行了回避,而结局却仍未改变,这更加深化了个人特性对角色命运的决定性作用,这样的改编我认为是在不丢失原著精髓的情况下,对主题深化做出的一个努力。

在我们的作品首映后,老师对我将主题进行压缩这一做法感到些许遗憾,我认为有一定道理,但我也有一个自己的考量。原著的精神是诗意的、理想化的,主人公的每一次死亡都离不开他与诗人这一身份的关系,他并不是一种消极的处事态度。而改编后的《卯辰时分》主人公铁三,却是一个懦弱无能的形象,虽胸有大志但却毫无进取的态度,这样一个改编使得两个形象差别巨大,而这样角色的塑造会一定程度上丢失原著诗意宏大的视野,那我这样改编的意义何在呢?我认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原著主人公的精神,但每个人现在的处境或多或少是因为某个时刻退缩软弱的决定所导致的,不是每个人都拥有浪漫诗意的理想并且为之付出过代价,但每个人一定会因为自己的某次软弱而失去过一些事物,这也是我将铁三塑造成如此负面的角色的一个目的。铁三跟每个人一样有着一定的理想,他想进城获取功名,想抛弃糟糠之妻获得更年轻貌美的妻子,但他不愿付出代价,他逃避所有的风险,而因此堕入深渊,这便是他的悲剧性,而三次的死亡都未能改变他这一点,没有改变就不会有任何进步,因此他永远停在了那一天。这样一个形象是我个人关注底层,关注人性弱点所创造出的一个角色,但缺少了理想、诗意,但他是现实的,是残酷的。

为了串联起三次重生而不显突兀,我特意安排了铁三与一个女人的会面,通过四次相同地点的会面,来给观众传达一个信息——这又是一次重生,这样一个细节是我为了影片流畅进行而做出的排布。同样还有很多细节存在于每一次重生中,细节都互相关联、互相影响,继而推进故事的发展,这样一个特别的故事剧情是需要大量细节来支撑的,不管影片是否做到这样一点,但大家也是能从中捕捉到许多关键点,包括音乐的变化、相同地点同一人物的出现等等。除此之外,相对于原著,我还多加了一个结尾,以及片头片尾的旁白,这些都是为了帮助观众更好的理解这样一个特别的故事,因为无论是原著还是改编过后的版本,都并非通俗易懂的,故事里包含许多隐喻以及概念性的东西,这是我认为整个剧本的优势所在,也是劣势所在,故事有着大量的信息可解读,也存在着一定难度,我也对自己的改编进行了反省,是否过于晦涩抽象。

《卯辰时分》这部作品,他的选景、服装选择安排、后期剪辑指导、音乐的选择等工作,我都将大量时间心思投入进去,并且还出演了主人公,因此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它很特别,但它在很高程度上还原了我当初的设想,这也要感谢我们小组所有成员的努力以及为我提出的意见。希望我们的努力有所回报,能够凭借这部作品取得好成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